服务热线 400-777-5158

新闻资讯

她装扮成摩登女郎套取情报被捕后面对严刑拷问

来源:原创 编辑:admin 时间:2021-12-17 12:14
分享到:

  摩登3娱乐登录1960年10月1日,厦门艺校集体创作的大型神话舞剧《白鹭》首次公演。这场歌舞剧的总导演是著名作曲家杨炳维,该剧的主人公是一位代号“白鹭”的厦门地下党员。

  在当年广交会期间,《白鹭》的全体演职人员受到了周总理和陈毅副总理的接见,越南主席胡志明和印尼主席艾地也在场观看了艺校的演出。

  关于这位“白鹭”同志,其背后可是有许多不为人知的故事。但她在厦门解放的前一天,被敌人残忍杀害。

  厦门本称鹭岛,民间传说中有白鹭衔来百花嘉禾,建成海上花园的说法。厦门因其气候宜人,加之依山傍水,故成为全国闻名的旅游胜地之一。

  大家有所不知,解放前的厦门是蒋介石重兵囤积之地。由于当局对厦门封锁消息,妄图将此地作为的桥头堡,使得身处国统区下的厦门百姓过着水深火热的日子。

  1949年4月20日,北平谈判宣告破裂,中国人民解放军由北向南,一路横扫。随着京沪杭战役告捷,蒋介石让余部18万人囤积于福建沿海和东南各岛屿。

  只有118平方公里的厦门岛上,被反动派们修建了大大小小的数千个碉堡。

  1949年6月,蒋介石将两名嫡系弟子康恩博、毛森派往厦门。名义上是加强厦门安保力度,实则是想负隅顽抗。

  敌我斗争态势越来越尖锐,岛内弥漫一股挥之不去的主义。上级领导认为,想要解放厦门,就必须要和活跃在岛内的地下工作人员取得联系,想方设法从厦门守军内部套取一些重要情报。

  这样不仅能成功解放厦门,同时还能减少许多不必要的损失。

  在这种情况下,中共厦门工委,还有相关地下组织任务非常繁重。他们不仅要多收集情报,还要在、刀光血影的日子里保全自己,避免暴露身份。

  在众多活跃于厦门的中共地下党员中,有一位代号“白鹭”的刘惜芬同志,曾经为党组织传递过许多重要情报。

  刘惜芬,1924年夏天出生于福建厦门一个破落的封建大家庭,她的母亲是一位身份低贱的“陪嫁丫头”。

  那时候的陪嫁丫头是和正房一起嫁到夫家的,男主人提出的一切要求都不能拒绝。

  一次意外后,刘惜芬的母亲怀孕。这个傻丫头满心想着自己有了身孕,说不定今后的日子也能好过些。

  然而,刘惜芬的母亲不是正房,更没有半点名分。当大太太得知一个陪嫁丫头居然怀孕,就对其百般凌辱。

  后来,刘惜芬的母亲忍辱负重,好不容易等到大女儿出生,过了两年又生下小女儿刘惜芬。

  接连生了两个女儿的她没能等来好日子,反倒被正房太太们继续合力欺辱。在刘惜芬刚满周岁的一个夜晚,她选择自尽,将刘惜芬和她的姐姐两个人留在世上。

  母亲一死,家里的男主人看着事情快要闹大,就嘱咐正房太太们稍微收敛些。又让一个远房亲戚,把这姐妹俩接回家中抚养。从此,刘惜芬和姐姐虽生活清贫,却也获得自由。

  时间转眼来到1938年,当年5月日军占领厦门,14岁的刘惜芬,生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。原本学习成绩优异的她不得不辍学,靠帮别人缝补衣服贴补家用。

  1940年,刚满16岁的刘惜芬在亲戚的介绍下,顺利考进被称为“慈善机关”的厦门鼓浪屿博爱医院,成为一名护士。

  博爱医院当时属于“日军定点医疗单位”,更直白点来说,这家医院主要是负责给侵华日军,以及日军家属服务的,就连医生和护士也分为中国和日本两个不同派别。

  负责照顾日本病人的医生护士,待遇要比照顾中国病人的工作人员更高。

  刚来到博爱医院,刘惜芬便主动要求护理中国病人。她对同胞护理得十分精心,但是因此也受到了日本医生的责难和歧视。

  有一次,刘惜芬正在用绷带给一名中国病人进行包扎,一个日本医生却故意将其手中的托盘打掉,并无理指责她。

  刘惜芬当即愤怒地对那名日本医生说道:“你可以爱你的日本,我却爱我的中国。”

  1945年8月,抗战终于迎来胜利。此时刘惜芬回到家乡,她用自己学到的医疗知识,力所能及地为乡亲们治病。

  1947年,刘惜芬和中共地下党组织有了联系。党组织深知刘惜芬善良爱国,道德品质没有任何问题。作为预备党员和预备地下工作人员的刘惜芬,多次完成党组织交办的任务,多次主动提出入党要求。

  1949年5月,随着蒋介石把18余万守军压缩至福建沿海和东南各岛屿,厦门岛一时间风声鹤唳。也正是在这个月,刘惜芬经过多番严格考察,终于正式加入中国。

  1949年7月,著名军统特务,曾任军统局杭州站站长,亦是蒋介石嫡系弟子的毛森成为厦门警备司令。

  作为军统特务出身的毛森,刚到厦门便开始惨无人道的搜捕行动。截止到1949年10月,毛森与汤恩伯联手制造了5次大搜捕,有40多名员与革命群众被捕,数百名无辜群众受到牵连。

  刘惜芬和她的战友冒着生命危险,利用肥皂、竹简等其他简陋工具,印刷出了《约法八章》《致厦门同胞书》等革命标语。

  这些标语让反动派一度惶恐万分,也让厦门当地群众欢欣鼓舞。可是,这些革命标语对敌打击力度还是太小,上级领导指示中共厦门工委要派出精兵强将,打入军内部。

  紧急时刻,刘惜芬加入中国,她不顾个人安危,将全部精力投入到革命事业中。

  白天,刘惜芬积极为党组织和附近游击队募集经费与药品医疗器械。晚上,刘惜芬化身成“摩登女郎”,顶着一头烫得柔顺的波浪头发,涂着鲜艳的口红,身穿靓丽的旗袍,经常出入于厦门各大歌舞厅。

  刘惜芬相貌姣好,经过打扮后更是美艳动人。她频繁出入于这些娱乐场所,利用和军官跳舞、喝咖啡的机会,从他们口中套取了许多情报。

  甚至,刘惜芬还来到厦门虎头山的军厦门要塞司令部,去找那里的参谋、主任,借机将情报从潜伏在这里的地下党同志发出去。

  随着情况愈演愈烈,1949年9月底,中共地下党决定将刘惜芬等一批革命青年送到香港避避风头。

  同一时间,中国人民解放军三野第十兵团司令员叶飞隔海陈兵,从西南北三个方向对厦门岛进行包围,这让岛内的反动派更加坐立不安。

  刘惜芬在1949年9月中旬,帮助几位革命青年乘船到了香港,而她却不顾上级领导安排,自己执意留在厦门继续打探消息。

  最终因叛徒出卖,1949年9月19日凌晨1点,驻厦门警备司令部派兵,将刘惜芬的住处团团包围,在附近实行戒严,不准任何人进出,刘惜芬不幸被捕。

  1949年9月21日,被捕三天后的刘惜芬由数10名特务押解回家。

  刘惜芬脸部青一块,肿一块,衣服沾染着许多血迹,两只手更是没有一块好皮,指甲缝里还插着钢针。

  她此时早已忘记肉体上的疼痛,只想着如何处理掉藏在家中的一些与组织相关的重要资料。

  回家之后,刘惜芬故意朝着继母和姐姐大声高喊:“我没做错事,你们不用担心,更不用四处奔波。”

  同时转身对押送他的特务说:“我现在要回房换衣服。”

  说完,她立刻拉着继母进入房间。趁着换衣服的间隙,刘惜芬告诉继母两件事。

  其次,家里人与邻居合力散布消息,在这段时间千万不要有“朋友”来自己家串门,以免引来祸端。

  嘱咐完这两件事后,特务又押解着刘惜芬返回在鸿山脚下的厦门警备司令部看守所。

  当得知刘惜芬被捕后,毛森亲自对她进行审问,并对她实施了各种惨无人道的酷刑,但刘惜芬却始终守口如瓶。

  为了让刘惜芬开口,敌人想出了许多办法。一天,敌人对一位从郊区禾山抓来的革命群众上刑,想借恐怖的上刑场面威吓刘惜芬。

  当一切工作准备就绪,宪警押着她到刑审室接受“目刑”。敌人以为这下可以让刘惜芬开口,心里想着,毕竟她只是一个弱女子,只要稍微恐吓一下,必定会就范。

  但他们的如意算盘打错了。当毛森再次亲自审问刘惜芬时,刘惜芬回答他的仍是一句话:“我是一个护士!”不管毛森怎么审问,刘惜芬依旧反复就是这6个字,气得毛森暴跳如雷。

  后来,将她带到草埔尾巷10号,要求刘惜芬指认地下党同志。她在入门时立马背过身,用一个简单的手势告知战友自己没叛党,没出卖同志。

  1949年10月15日,中国人民解放军对厦门展开总攻。就在胜利即将到来的前夜,垂死挣扎的敌人在败退之际,对厦门被关押的人和革命群众进行了大屠杀。

  1949年10月16日,刘惜芬及地下党员和其他革命群众17人,被绞死在厦门鸿山脚下,此时的刘惜芬才年仅25岁。。

  10月17日,厦门解放。1949年10月24日的《人民日报》上,一则题为《把新中国国旗插上厦门岛》的报道刊登在了头版的显著位置。

  1949年12月19日,厦门市各界人士隆重举行厦门死难烈士追悼大会,沉痛悼念为解放厦门而光荣牺牲的烈士们,其中就包括刘惜芬。

  刘惜芬牺牲五年后,她和其他烈士的遗骨被一同埋葬在了厦门革命烈士陵园。

  70多年过去了,再回头看刘惜芬的事迹,这是何等的壮烈!

  今天的幸福生活,是多少革命先烈洒尽热血为我们换来的。我们要珍惜来之不易的生活。更不能忘记这些先烈。

  花一样的青春年华,钢铁般的人生傲骨!刘惜芬同志无愧于“新中国奠基人”这一光荣称号。